前左  淨空法師  後立者 李木源居士


 


李木源居士 癌細胞變功德林



我們是要相信佛力?
還是要相信業力?


我們的信力不同,結果就會不同


 


道證法師 講述



腫瘤當作馬達用,阻力當作動力用



在這裡我們要介紹一件真人真事。這是一位新加坡華僑李木源居士 (現任新加坡淨宗學會居士林林長) 相信佛力的感應。他以非常堅強的信心和毅力來念阿彌陀佛,並將身心貢獻給眾生、貢獻給佛教,因而突破了癌症以及嚴重的心臟病。


他非但沒被病魔打倒,甚而將腫瘤當作馬達用、當作動力用,為弘揚佛教而努力。不但為新加坡鋪一條學佛的光明康莊大道,而且為我們充電、加油,也給我們極大的鼓勵和信心。



追求真理,盡孝道



這位李居士為人熱忱豪爽有趣,從小就喜歡追求真理,凡事求証求實,不盲從、不隨便信仰,也很有孝心,在他媽媽得到癌症時,一切的生活瑣事,不論餵飯、處理尿、便......等都親自照料、親手去做。他是在照顧媽媽的病三年中,有因緣接觸到佛法,也親身體驗到念佛的妙用。


最初他爸爸也很反對他信佛念經,不過他很可愛,把佛經背起來,誦經時前面擺一份報紙,假裝看報紙,其實內心裏是在背誦佛經。


他雖然有因緣接觸佛法,也很熱誠為佛教大眾服務,但師父勸他吃素,他卻說:「我最討厭吃素,我好好的人要去吃草?!」他對葷食既重又愛,體重曾胖到九十九公斤,腰圍四十八寸。有人取笑他,衣服一次需要買兩件,一邊穿一件。



癌蔓延、咳血—醫生說,活不過六個月



在一九八二年,有一天早上他咳血,醫生檢查的結果以為是肺結核(肺癆),但是經過一般抗結核的治療,一段時間之後,完全都沒有改善,再進一步檢查才知道是癌症。不但肺部有腫瘤,連腸子也有腫瘤,甚至各臟腑都有蔓延現象。醫生告訴他,病況非常不樂觀,可能活不過六個月。



將此深心奉塵剎,安然念佛樂往生



他是一位非常有智慧的人,在這種生死的關頭,也考驗出他對佛力的深信。在他咳血之後,師父要他休息,但他不肯,他發心為大眾做事,絕不肯半途而廢。他說:「我不管,我念佛!」他知道病情嚴重,就把事業全部交由太太管理經營,連信用卡也還給銀行。然後一心一意將生命貢獻給佛教,活一天貢獻一天,安心念佛決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(往生—勇「往」直前,「生」活在最慈悲快樂的佛世界。)(西方—自性堅淨是「西方」義。)



肉體交給龍天護法



他在「佛教居士林」義務付出,所有弘揚佛法、利益眾生的工作,他都腳踏實地不惜生命去做


他說:「我將肉體交給龍天護法。」他相信佛法,認為心清淨,就會沒病。他聆聽師父的開示:「要檢討自己的心念,如果為自己就是魔,如果為大眾就是佛。」他就遵照這原則,來為大眾服務。結果六個月過去,甚至六年過去,十年過去也沒死也沒病,直到現在還活得好好的。


而且還經常組團去大陸,護持大陸的佛法。他現任新加坡居士林林長、禮請上淨下空法師大力弘揚淨土正法。並擬創辦彌陀村,每天都很活躍。



受 菩 薩 戒



一九八八年,因為佛教總會在新加坡要傳戒,師父希望他支持,發動大家受戒。他就想,如果要勸人受戒,自己也必須發心受戒。師父勸他受菩薩戒,但那時他還很喜歡吃肉,於是就跟師父說,他要吃肉,頂多十齋日吃素。


到戒場時被一位師父很嚴肅地跟他說:「做什麼菩薩,還要吃肉!」說也奇妙,在受戒後,要回家之前,本來他還特地打電話請家人要煮好料(葷食)等他,但一回到家,一直感覺家裏有臭味,好像死老鼠的味道,但又找不到死老鼠


(註:自在發心吃肉邊菜時,也曾經歷過)


後來才發現,那臭味是來自他平日最愛吃的魚肉中,從此以後,他只要聞到肉味,就感覺是死老鼠味,自動就不敢吃。他說:「我自己都不敢相信,我那麼愛吃肉的人,竟然會改吃素食。」這就是佛法的不可思議。



放下個人,為佛教,克服嚴重心臟病



他本來不但有癌症,還有很嚴重的心臟病、高血壓、糖尿病。而且心臟的血管,有三條阻塞,其中二條阻塞百分之九五,一條阻塞百分之九十。醫生要他開刀,因為那是非常危險的,隨時可能會心臟麻痺(心肌梗塞)。


但是在他要去住院開刀那天,佛教界正好有很重要的事,需要他幫忙。他就想是菩薩叫他不要去開刀,於是就向菩薩報告說:我不要去開刀了!然後就向醫院取消開刀,去為佛教做事。他在「為自己」和「為佛教大眾」之間,都選擇為佛教為大眾,把個人利害得失放下,把個人的生死放下。



只要有益眾生,就親自熱誠去做,結果病自康復,體能更好


他每天念佛,不遺餘力為佛教大眾服務,不但辦居士林,佛教圖書館以及弘揚佛法的培養訓練班。由教兒童讀經,到安頓老人、照顧老人、教老人念佛,甚至到監獄演說佛法,為人助念、幫死人沐浴穿衣,只要是利益眾生、幫助眾生學佛的事,他都腳踏實地,親自熱誠地去做。

結 果他有癌症也沒怎樣,心臟病沒開刀,也沒怎樣。後來檢查的結果,他心臟原本阻塞的三條血管,竟自然恢復正常,而且身體越來越強壯。他游泳可以每天游一千五 百公尺,甚至可以一次游五千公尺。坐船大家都會暈船,只有他不會,而且還會幫忙醫生照顧病人。去大陸天氣很寒冷的地方,他穿很少,也不怕冷。



不是奇蹟,是由「心源」滅掉病毒,細胞重新排列組合



一般人跟醫生都認為他是奇蹟。但上淨下空老法師說:「這不是奇蹟,這是正常的現象。我們會生病、衰老都是因為我們內心裏有種種的貪、瞋、痴的毒素,又加外邊的種種污染和誘惑,所以每個人都因而會病、會老。」


老法師認為李木源居士的病會好,是因為他會把自己內心裏的病毒滅掉,使心恢復清淨、真誠、慈悲,於是全身的細胞就會自動重新組合、重新排列,身體自然就會恢復健康強壯。



被誣告、受挫折,更勇猛精進



他把為自己著想、打算的私心,全都放下,用心念佛,為大眾效勞服務。因此不但改變了病況恢復健康,也克服環境種種的障礙困 難。他義務盡力為佛教,但也是有人誤會他,甚至誣賴他貪污去告他。他受新加坡調查局調查十三遍,結果調查局的人不但証實他沒貪污,同時也受到他的感動,要 他反告那些誣告他的人。但他說:「我已經受菩薩戒,我不要這麼做!」他一心只是想幫助眾生學佛,不想跟眾生計較結惡緣。他受到很多的挫折與障礙,但都沒退心,反而更加勇猛精進為佛教,為眾生貢獻服務。



念佛化解牢獄之災



他認為他學佛業障很重,所以更必須勤念佛,在他皈依那天就遇到障礙。每一次遇到障礙,都更加証實念佛的力量不可思議,使他對念佛更有信心。


在以前新加坡加油站還不多,所以他開車時,都會多準備一桶汽油放在後車箱。我們知道新加坡治安向來很好,是世界有名的,警察人員時時都注意著人民的安全。


皈依那天,他在半路遇上警察在攔車檢查,警察發現他後車箱有一桶汽油,還有一件黑海青,就懷疑他是否要去放火、做盜賊,於是就把他帶去警察局拘留起來。


警察告訴他說:「今天是週六,警長不會來,明天是週日,週一是國慶,週二你就要上法庭了。」他就這樣進入拘留所,所裏面已有二位比較老的人,他們是三輪車伕,因賭博被抓。


李居士心裏想,在這裏要如何辦才好?就開始大聲念觀世音菩薩,並請那二位三輪車伕跟他一起念,那二位不理他,他就越念越大聲,又想到歸依時,上演下培法師說:「今天是六月十九日,大家除了念觀世音菩薩聖號外,也可以念阿彌陀佛。」


於是他又大聲的念阿彌陀佛、阿彌陀佛......念到十一點多時,有一位警察來開門,跟他說:「你出來,警長叫你。」他感覺很奇 怪,剛剛警察說,今天週六警長不會來,為何又來?他出去一看,警長才三十多歲。警長問他:為何被抓來?他回答說:「我車上多放一桶汽油,他們(警察)說, 我要放火:我帶一件黑色的海青,他們說我要做盜賊。」


他跟警長報告說:「你看!這件黑衣袖子那麼寬大,做賊要跑也不方便,會跌倒!」警長又問他:「他們有沒有對你怎樣?」李居士回答:「沒有。」警長說:「那你可以回去了!」並且還請警察幫他把油拿回車上放。離開之前,他還很特地跑回拘留所向那二位老人說:「你們看!我念佛可以出去了。你們不念,不聽我的話!」



心改變—身體命運就改變,環境世界也改變



李居士一生坎坷重重,但是他相信佛力,從不氣餒,堅持用念佛和願力來勝過他的業力。有一次,他去大陸九華山,遇到一位很會算命的人跟他說:「你會癱瘓,不能走路」,還勸他趕快回去。他說:「我相信佛菩薩!不管它,沒那回事!」他處處為我們証明,信願念佛的力量,必定能夠勝過業力!他不但沒癱瘓,還健步如飛!他的心改變,身體就改變,環境世界也改變。



選擇放下「帶不去」的,勤修種種「帶得去」的功德



我們要了解世間的名利、眷屬是帶不走的,只有修行的功德、福報才是帶得去,用得到的。他很有智慧判斷選擇,他選擇放下「帶 不去」的名利,選擇把生命用來種善因,用來修種種「帶得去」的福報功德。如果我們一直種往生西方成佛的好因,必定能跟大家同生極樂國,得到成佛,最佳的好 果報。



 



 


超越血癌的博士


放生—放慈悲心生,放自己重生


吃過苦,能體諒人苦,發大悲心



我有一位同學,現在是美國大學的教授,也是一 位國際性上頗為出名的食品科學家。當他讀國中的時候就生了一場大病,他的父母帶他遍訪名醫,做了很多相當辛苦的檢查,在榮總曾經發現他的胸部X光片上有特 殊的一個陰影,但是還是沒能做出確定的診斷。這位同學因為受了很多苦,使他很能體諒別人的痛苦,他的心地很慈悲,大學的時候他學佛了,而且發心受五戒,受 戒之後就很誠心地受持。



為堅持佛戒,放棄將到手的碩士學位



在美國修碩士學位的時候,他的功課實驗很忙,每天都要做到晚上十二點、一點,這樣長期的疲勞和缺乏睡眠並且長久沒有好好吃 一頓飯,漸漸地,他出現了一些症狀,自己發現嘴唇很蒼白,在他快拿到碩士學位之前,最後必須做一個實驗,那個實驗要殺好多的老鼠才能夠完成,他天性的慈悲 和持戒的精神,使他堅持不願意殺生,所以毅然決然放棄了快拿到手的碩士學位,他的家人和朋友都責備他—「你怎麼在美國辛苦了這麼久,最後又放棄了呢?大家 在美國這麼累,就是為了要得個學位,你怎麼會這麼傻?會為了不願意殺老鼠而放棄學位!」



學佛的慈悲、智慧,超過對功名利祿之欲望



他是一位很溫和的人,也不願意多抗辯,在他的內心學佛的智慧慈悲超過了對世間功名利祿的心,於是他重新換題目,做個不必要殺生的研究,又辛苦了好久才拿到碩士學位。



積勞成疾—患血癌



為了求學研究,他多年作實驗,夜半都須觀察實驗結果,長期的夜間不眠,飲食、生活無規律,積勞多年,體力透支,當他回國的時候我發現他的臉色很蒼白,看起來血色素一定是低過七,原來那個時候,他血癌的疾病已經發展一段時間了。



檢驗報告—數目嚇人,卻無妨



他在美國時為他檢查治療的醫師,也就是我們血液學教科書的作者—須領(Sheeling)教授,教授看了他的狀況搖搖頭, 認為並沒有什麼比較好的治療,他的白血球只有正常人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,紅血球不到人家一半,血小板低的程度應該是會出血的,我以前看過低到五萬的病 人,就已經會出血不好控制了,他的血小板只有三、四萬,但是他從來不出血,還是好好的。



靜心念佛—個個血球變武林高手,一個可抵十、百個用!



我這位同學,他經歷了種種檢查的痛苦,也知道了自己的病況,他不願意在醫院做治療,他堅持吃素,但是改變飲食的內容和維持 飲食的正常,而且他堅持念佛,照常生活,還是繼續攻讀博士學位,在朋友當中,如果不提起,人家也不知道他患了這樣嚴重的病,他還是繼續在美國威斯康辛大學 修博士學位


當他擔心他的血球太少的時候,我告訴他說:「不要緊(你不必常用七上八下的心去看檢驗的報告你的血球雖然少,假如你好好地念佛,靜下心來,你每個血球都是武林高手,一個可以抵人家十個用,這就像好的將軍一個勝過一百個小兵!你的心不必要去跟著檢驗報告的數目上上下下,只要照常過快樂的生活就好了!」,他聽了也朗然地笑笑。



照常做早晚念佛功課,照樣得到博士學位



說真的,這種情況下,別人早就死了,但是他仍然得到了威斯康辛大學的博士學位,而且每天無論多麼忙碌他都要做早晚功課,佛力的加被還有他持戒不殺生的功德力,念佛的誠心,使他能夠正常得生活著,這冥冥中有不可思議的感應。



尊重佛法,孝敬師僧的奇緣



他非常敬仰恩師—懺公師父(也就是上懺下雲法師)當師父到美國弘法的時候,他務必要抽空親自去為師父開車而且去租了很大讓 師父能夠安然休息的車子,別人開不動那種大車,他雖然身體不好,但總是歡喜地自己去開車,而且請師父住在他的家中,我感覺到他真的是用一種赤子之心孝順著 師父,當他買了一把新的椅子一坐下來很舒服很好的時候,他第一句話就是說:「啊!以後懺公師父來要請他坐這個椅子。」於是就真的準備好,請下次師父來的時 候坐,他這樣親近高僧大德,真的得到不可思議的加持力。


當懺公師父到美國,他就去參加師父主持的佛七,有一次在法會中有一位美國人,他是異教徒,不知道什麼因緣也去到莊嚴寺中,那位美國人看見懺公師父全身放著光明照耀著在場的人,那位美國人好驚奇就忍不住告訴大家。


他們去莊嚴寺的時候,顯公上人(也就是上顯下明老法師),人非常的慈悲而且眼力過人,他一看就發現我這位同學有病,顯公上人竟然慈悲到自己私下去拜託了一位居士,是一位精研醫學又精通易經的居士。


這位居士過去是位將軍,退休以後隱居起來,除了顯公上人大家也都不知道他懂得醫學,這位居士人很慈悲,他受了顯公上人之託,就義務地為他看病,常常打電話詢問他的狀況,他用一些水果蔬菜配合給他做治療。


別人患上了這樣的病,大多治療到頭髮掉光、嘴也破了,常常需要輸血,可以說天天得住在醫院,還要隔離,他卻天天都吃好吃的水果和蔬菜,吃得很胖,而且還能夠照常運動打球,每天打一、兩個鐘頭,歡歡喜喜地念佛,他從來不需要輸血。



罹病六、七年,不忍父母知



而且他很孝順,他得了這麼嚴重的病,種種折騰都沒有讓台灣的父母親知道。他的妻子,慈悲照顧、配合,經過了六、七年,他的父母都完全不曉得,朋友也看不出來,因為他想說父母年紀很大了,老人家又自己在台灣,很不忍心讓他們擔憂煩惱,所以他都忍耐沒有告訴父母自己的病況。



慈悲,福無量—持戒,樂無邊


放它生—放己重生



我發現慈悲的人真的有特殊的福報。所謂放生—也就是放我們的慈悲心生,他 寧可捨棄大家都追求的學位,把那些老鼠都放生了,他本來是無所求的,只是慈悲不忍眾生苦,而且尊重佛陀的戒律不殺生,在他自己患了重病,本來會死的情況 下,他很感慨地告訴我說:「我遇到高人了!」真的有人出現來救了他,是很不可思議的用很安樂的方法讓他恢復健康,讓他重生,也不必受什麼大苦。本是「寧可持戒而死」之心,結果,反而「不死也不苦」。


他現在還是能夠到世界各地發表學術演講,臉色也紅潤了。我有一位學長是血液科的醫師,當他知道了他的病況過程都嘆為奇特,因為比他晚發病的病患都已經不在人間了,但是他的血球在佛心慈悲的加持之下,真的是一個抵人家十個用,他體會了佛法的妙用和力量,更加專心學佛了。


這位朋友,他有慈悲心,他的福報也真是特別好,他的女朋友也沒有像一般狀況,那樣拋棄他,還是歡歡喜喜地和他結婚、照顧他,兩個人每天都笑得很開心,一起共修。



不可思議的念佛趣事



還有一件很不可思議的趣事,他們時常和美國的華僑以及留學生一起念佛共修。有一年冬天,大家約好在他家打佛七、一起念佛。 四面八方的朋友聚在一起,有人是在雪地裡面開了三小時的車子,才趕到他家來共修。沒想到,那時候他的媽媽突然說由台灣要到美國,因為他的媽媽一向反對學 佛、念佛,他們知道媽媽要來,就恐怕大家在共修當中媽媽到來,假如像以前那樣激烈地反對大家,那麼彼此就不好辦,對所有從遠地很誠心來參加念佛的人實在是 不好交待。


所以他們就拜託住在附近的弟弟,先招待媽媽幾天,他的弟弟也是在美國讀書,他們就安排媽媽先去弟弟那兒住幾天,而且虔誠地求佛加 被,讓大家彼此都能圓滿歡喜。他的媽媽一來,弟弟就請她先住自己家,暫時別過去哥哥那邊,她媽媽覺得很奇怪就說:「我偏要過去看看!」於是她就自己真的要 過去。


他們兩兄弟是住得很近,走路只須幾分鐘就能到的距離,他的媽媽也常常去,路熟得很,但是那天竟然很奇怪,走了好幾個小時都找不到他家到底在那裡,倒是去到了一個美麗的公園,就自己到公園去玩得很開心、很愉快,然後又走回弟弟家去休息,心裡想:「奇怪!怎麼會找不到呢?」


她的媽媽想想很不甘心,隔天又想要跑去找,但是很奇怪還是找不到,照樣又走到公園去玩,一直到他們念佛會結束的那天,他的媽媽才找到他的家。


他的媽媽找到的時候覺得更奇怪,明明很近嘛!就在這裡,而且她天天都來這裡找啊!但是多少天來都找不到,但是她天天都去公園玩得很高興,大家都感覺到佛力不可思議,這麼多人誠心地相聚要念佛,護法菩薩就有巧妙的安排護念!



不必擔心家人不肯學佛—只要善巧播種


因緣成熟,自能開花結果



他的媽媽平常雖然反對念佛,但是時時聽他們說「阿彌陀佛」,聽久了也印象深刻,有一次在大地震的時候,她自己一個人在家裡很害怕,就一直念起「阿彌陀佛」。


所以我們可以了解,有的人雖然現在不肯念佛,但是他只要聽過「阿彌陀佛」這個名字,就等於種了一顆金剛佛種子,是怎麼消都消不掉的,只要因緣成熟了,種子就會開花結果。只要聽過阿彌陀佛,在危險的時候也能夠起用、念出來。


現在他媽媽老人家也漸漸學佛了,因為因緣是會轉變的,所以學佛的朋友們也不必擔心家人不肯學佛,而和家人嘔氣,這樣的話自己就已經不合佛法,只要我們自己虔誠不退轉,家人漸漸也都會受感化感應的,佛菩薩不也都耐心等待我們一千年、兩千年,乃至無數個千年嗎?我們自己也是一樣,遲遲不覺悟啊!自己要覺悟,才能叫醒別人啊!



感謝佛恩、父母恩、師長恩、感謝蓮社


不間斷的「感恩三拜」



那位朋友還有一件事非常令我感動,當他就讀台中中興大學的時候,因為在李炳南老居士座下聽經,就時常到台中蓮社做早晚課, 那時候他就發了一個願,只要他在台中一天,就必定要去蓮社拜三拜,感謝佛恩、感謝父母恩、感謝師長恩、感謝蓮社每一位付出心血的老師、學長,他發了願之 後,真的無論他是多麼忙,或是有事上台北,回台中都已經深夜十一、二點,蓮社的門都關了,他還是一定要去拜三拜,即使在門口拜也好,從來沒有一天間斷過。



深夜歸國,不忘昔願,感恩三拜



當 他由美國回來的那一天,他的家人到桃園機場接他,他就開車載大家回故鄉—台南,路過台中的時候已經深夜十一點了,他忽然把車開下台中的交流道,家人問他 說:「你幹什麼?」他默然不語,只是一直靜靜地開到蓮社門口,在門外依著自己所發的願,恭恭敬敬、誠誠懇懇地拜三拜,才又繼續開車回家。



誓願安慰一切癌病人—免除怖畏,生信心



在他病了以後,他發了一個願,願安慰一切血癌的病人都能夠免除怖畏,鼓起信心。我相信他這個願一定能夠圓滿達成,因為佛菩薩從來不會辜負一個虔誠的人。



再多錢財、再高學位,也不能買一分鐘的生命



當人們生命終了的時候,即使有再多的錢財、再高的學位也無法買得一分鐘的生命,生命是這樣的可貴,即使是一隻很小的蟲子,我們也沒有能力讓它死而復活,所以在它活著的時候就珍惜它,讓它自由安樂吧!平常用很少的錢財就能夠免除動物被殺的恐怖,放它一條生路,為什麼我們不肯放?當你忽然面臨死亡,或者忽然你的生命操縱在別人手中,就會了解那種渴望被放生的心情。



體會待宰的滋味—渴望被放生的心情



有一位在東山高中服務的許先生,他住在學校宿舍,夜裡遭歹徒闖入,把他反綁起來又矇住眼睛,黑暗中聽到歹徒們商量要把他殺掉,因為許先生已經看到他們的臉,恐怕將來對他們不利,歹徒持著兇器,許先生又被反綁著


他描述說:雖然只有三個半鐘頭的時間,但真的是他一生中最長的一夜,他經歷了待宰的動物那一種驚慌和錯亂,幸好想起了有阿彌陀佛可以念,有西方極樂世界可以去,就一心念佛,求佛接引往生西方。


然而他念阿彌陀佛念了一陣,歹徒們竟然決定不殺他就走了,這種本來臨當被殺而又獲得放生是多麼的歡喜,這位許先生從此就大力宣揚戒殺放生,他深深感覺到減少一份殺業,就多一分祥和之氣,而念佛的功德力,實在不可思議,能夠觸發人的慈悲心,改變彼此之間的惡因緣。



假如為名利破戒,面對死亡,學位有什麼用呢?



假如我這位同學他當時為了希望得到碩士學位,就昧著慈悲心破戒,把那些老鼠殺掉做實驗,恐怕後來就不會有得救的殊勝因緣。我們想想,如果他自己「血癌」的進展和一般病人一樣的時候,面對著死亡,他的碩士學位和博士學位又有什麼用呢?


 

本文摘自 道證法師 毛毛蟲變蝴蝶


 


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愛部落格 的頭像
小愛部落格

小愛部落格

小愛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